那天是一個在平凡不過的假日,只不過我們都要上班,體會了被工作壓著的鬱悶生活,但還是這麼的平凡生活,相約下班後去淡水漁人碼頭釣魚,去平凡的吹吹風,看個風景,吃一些好吃,但卻極其消耗生命的炸物,一切是這麼的平凡且快樂著

那天在碼頭邊,路燈一閃一滅,人煙稀少的聚集,大夥沒想太多,照樣的釣魚組裝,組裝好這個晚上釣魚的希望

常常在想那天晚上,我們的晚餐時間可能拉長一點,或是誰有一個念頭不想去,或是天氣寒冷一點,或是再晚一點出發,早一點到達,只要中間一個環節出了改變,或許一切就會不一樣

在聊天過程中,突然聽到很大一個撞擊聲,或是掉落聲,或是砲彈聲,無法確定來源與結局,要是當時多留意,那今天的心情就會完全不一樣,可是當時沒有,當時還在嘻笑聲中,討論這是什麼聲音後,便沒有過多理會

又莫約過了半小時,旁邊有一個外國人過來,詢問我們是否能幫忙打電話,有人在水裡飄著

水裡?飄著?該不會

就在我們身後碼頭的另一端,我看見了,真的看見了,有一具身體,漂浮在那,面朝下,四肢放鬆的向下,好像她睡著了,只是睡在了錯的地方

當下驚訝不已,因為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,實在令人驚嚇,冷靜之後,便撥打了電話給警察

:喂~我要報案

:怎麼了

:我看到了一個人,飄在水上,欸……好像沒生命跡象

:喔喔浮屍嗎?

:欸…….對

在警察眼裡習以為常的事物,在我聽起來是如此的可怕,如此的陌生,多希望這一次只是一場夢,一個誤會,一場幻想,一場低級的惡作劇

只可惜,不是

警消人員到現場時,豪不猶豫的穿上裝備並跳入水中,搶救過程中,整個事情就目睹在眼前,一切如此真實,也如此迷幻

動員大批警力,大批海巡署,全部都是希望能搶救到最後那麼一絲絲的希望,最後那麼一點點生命,即便那是祂不要的

當時還無法判斷結果,警察便過來要求我們目擊證人,報案人要去警局做筆錄,結束之後還說,若醫院宣判無救之後,明天還要請你們來一趟醫院喔,但如果沒通知,就是她還活著

當下心情很複雜,多希望明天之後不要接到警察的電話,不要再聯絡到我

但希望終究會破滅,該來的電話還是接到了

:下午兩點可以到醫院一趟嗎?檢察官與家屬還有目擊人要當面進行一場筆錄

如約到了醫院,多怕等等家屬會哭著問我,為什麼有聽到聲音沒去周圍看一下,為什麼你沒有多留意,多怕家屬的眼淚,是我心頭最軟的那一塊肉,多怕她的詢問,是我最自責的那一塊淨土

但,沒有,這場筆錄順利結束,檢察官宣判是自殺,亡者無家庭,無父母,無牽掛,無活著的動力,有房,有工作,有病痛,有想結束生命的訊息與想法

家屬也快速接受這一切,快的就像接收她只是出去玩一陣子,很快就會回來,雖然悲傷溢於言表,家屬也只是默默地流淚,感覺那淚水是不捨、是傷心、是接受、是沒有太多情緒了,最後抱了一下家屬,簽名,讓這一切有了一個結束

走出醫院後,看著外面的天空,今天的天空很藍,是淡水難得的好天氣,但離開的卻已經看不到了

接著買了炸物平復一下心情,這很好吃,但走的人卻也永遠吃不到了,之後去行天宮走走,樓梯很長,明天要上班,心情很鬱悶,但如此平凡的鬱悶,或是如此平凡的快樂,只要人選擇離開,那都體會不到了

雖然永遠也不會知道那個人的尋短原因,也可能永遠體會不到,但覺得可惜的是只要你先走了一步,那往後人生各種平凡的小事,都再也不見,而留給身邊的人,終究都只是無限的悲傷

希望看完這篇文章的你,都能夠好好的,再去體會人生中的平凡情緒,一生很長,一輩子卻很短,那些平凡的情緒,正是其中最難得可貴的地方

img 7699
大批警消人員
img 7700
辛苦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