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多夢的體質,有時夢好玩的,有時卻是夢到一些難以解釋的故事,今天就是要來分享,一個印象深刻卻又難以描述的故事

---入睡,夢始---

我面前一間富麗堂皇的百貨公司,金光閃閃,熙熙攘攘的人群穿梭在我身邊,直覺性的走了進去,外面的氣溫不熱,裡面的溫度微涼,不知為何在秋天的時刻,我感覺背後是涼了,轉眼之間,有一個莫約國小年紀的小女孩,頭上有兩個辮子,半透明的看不清長相,像是一個靈體在我面前,招呼著我過去

下意識的我,不害怕的追隨的她,左彎右彎的,感覺刻意繞開了正常的電梯,轉進一個防火門後,帶我搭上了一台不起眼的電梯,進去之後,電梯顯示竟然不是數字樓層.而是日文,小女孩按了一間名叫"茄子"的樓層

在電梯運轉的過程中,與我講訴她的目的,不是想害我,但她是鬼魂沒錯,但是冤魂,死的很冤望,死前很辛苦了,死後也希望能被了解,明明白白的離開

接著電梯到達"茄子"樓層,打開門卻是江戶川日治時代的場景,日式復古風,還有日本男生在挑重擔維持家計,從我面前走過,我剛剛不是還在百貨公司裡面嗎?來不急解釋我的驚訝,小女孩立刻開始展現她的冤

她們原本是一個和睦的普通家庭,但經濟狀況欠佳,父親很辛苦的在一個老板底下做事,類似煉鐵的工作,工作非常繁重,且傷身體,但最要命的是,那是個無良老闆,為了要讓鐵的品質好,在煉鐵的過程中,偷參雜了一種致癌的物質,但員工本身都不知道,還是一樣沒有防護的辛苦為老闆賣命,賺取一家人的薪水

那位父親,最終仍逃不過死神的招喚,撒手人間

但臨終前,父親仍然堅信老闆是好人,還把女兒託付給他照顧,沒想到,這就是一切悲劇的開始

小女孩自小吃苦長大,當然耐得住辛勞,但單純辛勞或是致癌物質就算了,老闆非但好好照顧,反而是利用那個信任感,欺負那位小女孩

所有看膩的慣老闆伎倆,都在這裡發生,積欠工資,不給休息時間,伙食給的不佳,寒風中受苦挨餓樣樣來,所有的苦難彷彿都離不開那位小女孩

最要命的事,老闆還強姦那位小女孩,並且把過錯都往她身上推

最後小女孩當然躲不過人生無情的摧殘,就這樣離開了人間,但她家人對她竟是不諒解,以為她在那邊一定是不認真,寄回家的錢才這麼少,一定是品行不端正,才會被老闆侵犯,且以為家人以維自身理虧,故不再追究,讓原本就很辛苦的小女孩,瞬間體驗到什麼才叫地獄

小女孩甚至還展現了一幕給我看,她冤死時,在家中靈堂,眼睛就這樣張著,直直張著,死死瞪著這世界,嚇傻當時來祭拜的大家,尤其是那位老闆,但最安靜的人,終究是死人,所以還是被蓋棺安葬

但看到這一幕時,我驚訝又傻眼的問旁邊的小女孩,為什麼要給我看這麼驚悚的一幕,我半夜會睡不著欸

她只答,因為我真的很恨這個世界,帶給我的一切

她希望我可以把這些故事帶出去,讓大家看到這一份委屈,她只希望在生命的最後,能夠得到諒解

轉眼間,我回到了以前阿公阿嬤的老家,是一間公寓的六樓,我站在門口,看向外面,有兩個五顏六色小鬼,想要進來,想要殺我,緊張之下大門卻關不起來,他們雙手在門前揮動,張牙舞爪,試圖把我捉去,當時害怕極了

就在這時,已去世的阿公出現在我背後,用著一慣的嚴肅表情,大力一揮,就把門用力關上了,把小鬼們阻擋在了門外,阿公,你怎麼出現了,內心感覺一陣溫暖,即使在夢哩,我也沒有忘記他已經離開我,但就在這時,回來保護我了

之後,我就好像很熟悉路線一樣的,走回那個不起眼的電梯,走出那個熱鬧的百貨公司

小女孩與阿公,都不知道在何時已經離開我身旁,就在走出百貨公司大門時,彷彿聽到一個小女孩的聲音,說著:謝謝你

---夢止,醒來---